茄子视频appios版

许明月一听顾判说的如此严重,顿时也着急慌张起来,咕咚一下将嘴里的食物咽下,连手上的油渍也不去擦,当即站起身就想往外走。

顾判一伸手又将她拽了回来,眉头紧皱说道,“先别急着出去,话说为师一个人去找你母后倒是隐蔽快捷,只是必须带了你这个拖油瓶的话,就必须小心从事,不然万一没有碰到异闻,我这个擅闯宫闱的人却被大内侍卫给看了个正着,你爹面上须不太好看,为师也会显得有些尴尬……”

“那……那要不委屈师父换上一身太监的衣服跟我同去,就像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那样?”许明月眉头紧皱,下意识地又从桌上抓了一根鸡腿吃了起来,“不行,好像这样也不稳妥,我若是在这个时间点儿上出门,肯定会被巡夜的侍卫重点关注到的,如果身边只带一个太监的话,不妥不妥……”

她说着就又着急起来,冷不防却听到顾判面无表情插话进来道,“明月啊,江湖上的事情,远非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,比如说,为师能屈能伸,可大可小,亦可以女装。”

“对啊,还是师父深谋远虑,弟子竟然就没有想到!”许明月眼睛陡然一亮,丢掉手上的鸡腿骨飞快说道,“我这就去叫李嬷嬷,让她去向珞妃娘娘秘密禀报,同时也能给师父你找一套女官的衣服过来!”

“看你们的体型,应该正当合适,到时候师父将头发披散下来,想必没有哪个不长眼的侍卫敢凑到近处仔细观察。”

顾判低低叹了口气道,“李嬷嬷她这个人,可靠吗?”

“我身边最可靠的,就是她了。”

“那好,事不宜迟,我们马上出发……”顾判点点头,转身就走,踏出一步却又转回身体,从桌上拿了两个馒头塞进怀里,又上下左右调整了一下位置,这才带着许明月快步出门而去。

寂静无人的皇宫内,三个穿戴整齐的“女子”在快步而行。

走在最前面的自然是许明月,身后跟着两个沉默不语的女官。

李嬷嬷身上揣着一封密信,心中满是疑虑,但面对着这位男扮女装的顾千户,却又只能将所有疑问藏在心底,本着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的态度,从头到尾都相当配合他的安排与调度。

清纯美女沐浴阳光

毕竟这位看起来似乎很不搭调的家伙可是被圣女殿下频繁提及,言辞间虽颇多挖苦,但只要深思一下就能明显知道,圣女殿下还是非常信重他的实力与眼力。

所以说,就算是此次示警乃是虚报,最后板子也不会打在她的身上,但万一真有异闻事件在宫内爆发,那么每提前一点准备的时间,就能成倍地减少更多损失。

他们的运气很不错,走出老远也只是遇到了一波巡逻的侍卫,而且还被许明月几句话便糊弄过去,然后三人兵分两路,李嬷嬷独自一人去寻珞羽,顾判和许明月径直朝着苏皇后的寝宫而去。

黑暗中,盘膝而坐的珞羽忽然睁开了眼睛,双手已经按在了横于膝前的那柄长刀之上。

她缓缓从云床上起身,一步步来到屋外的院子中央,一双黛眉微微蹙起,警惕地四下里巡视着,面上浮现出几分疑惑不解的神色。

在北风呼啸的夜幕下,她却有些心神不宁,还第六感般嗅到了些许别样的味道。

她轻轻摩挲着腰侧那柄长刀,发现它依旧平静如水,没有任何反应,这才将提起的心一点点又落了下去,准备回去继续打坐养神。

就在此时,她似乎听到从院外不远处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。

珞羽心中猛地一动,下一刻已经跃出院墙,闪电般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赶了过去。

数个呼吸后,她站在一根砸在地上的树枝旁,仔细观察了一下根部的断口,基本可以确定它就是被越来越大的西北风从树上挂断而落,并没有其他异常情况的出现。

唰!

就在此时,一道身影陡然映入她的眼帘,并且正在朝着这边飞快靠近过来。

“什么人!?”

珞羽眯起眼睛,说话间右手已经搭在了腰侧长刀刀柄之上。

“殿下,是我……奴婢李钰笏!”

“钰笏护法!?”珞羽眉头皱起,左手并指在虚空中划过,顿时就在身前两丈的地面上留下一道清晰的痕迹。

“你就站在线外说话。”她上上下下打量着那个熟悉的身影,却依旧没有放松警惕,“这么晚了,你专门过来寻我,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吗?”

李嬷嬷单膝跪地,从怀中取出一张写着潦草字迹的纸签,“回圣女殿下,刚刚奴婢见到了异闻司顾千户,他有一封密信要奴婢用最快速度送至殿下手上……”

“把信放在地上,然后退后三丈,我自己过去拿。”

数个呼吸后,珞羽飞快地读了一遍信上所写的内容,表情愈发沉凝起来,“顾千户他人呢!?”

“他扮成一名女官,跟着紫月公主去了

皇后娘娘的寝宫。”

珞羽低头再看一遍那些潦草的字迹,将一个个的关键词语深深记在心底,仔细琢磨着其中隐含的意思。

“京城郊外异闻事件,妖刀预警可能失效,异类潜入宫中,目标并不确定,疑似针对皇后和公主,但陛下那里也不得不防……”

“翎羽、快若闪电,指甲、刀锋战士……盲人摸象,殊途同归?”

“让我不要泄露他秘密潜入宫中的消息,……呵,当我是个傻子么,就算他不说,我也不能将此事泄露分毫。”

“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!?”

她很快收敛思绪,深吸口气道,“钰笏,我要你现在马上去找大内侍卫总管洪沦,让他将所有侍卫都调动起来,在宫内进行巡逻排查……”

“属下遵命!”

李嬷嬷躬身领命,刚要准备离开,耳畔又响起珞羽低沉而又凝重的声音。

“李护法,你必须记住,今夜顾千户没有进宫,你也没有见过他,你手上更没有所谓的密信,这一切,都是你深夜静修时,本宫发现似有不妥之处,然后便第一时间让你去寻找洪总管加强宫禁防卫,你听明白了吗?”

“属下……明白了!”

“我希望你是真明白了,而不单单是嘴上明白,你也必须知道,若是此事经由你之口泄露出去,可能会造成的动荡,在某种程度上还要比宫内爆发异闻事件更加严重许多……”

“还请圣女殿下放心,属下会将此事真真正正烂在心底,绝不会泄露一丝一毫。”

“如此便好,你去吧。”

待到李嬷嬷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后,珞羽也转身离开,朝着许徵元所居的勤政殿飞快赶了过去。